500万彩票

雕塑家潘鶴:有人格自然就有藝術風格

2017-05-23  來自: 中國雕塑網 瀏覽次數:313

廣州美術學院家屬區有一棟特別寶貴的樓房,寶貴不是說樓有多、多,反而是很破舊、很普通,但就是能讓人肅然起敬,只是因為高的一層樓上住著廣州美院4位頂端的老教授。

潘鶴、郭紹綱、楊之光、陳金章,4位美術界響當當的人物就住在這層樓上。楊先生已經不在了,剩下3位都年過八秩,都伴隨廣州美院走過了半個多世紀,都是桃李滿天下,都獲得了廣東省文藝界的高獎——“終身成就獎”。他們是廣美的傳奇,也是整個文藝界的傳奇。

4位老先生中,年齡大的潘鶴先生,已過90歲,仍鶴發童顏。他在年輕后生面前自我調侃是“90后”,甚至會說出一些好玩的段子;他到任一公共場合,都要穿著西裝與襯衣。現在,老先生的腿腳不靈便了,外出要坐上輪椅,但仍要費一番舟車勞頓給人撐場。

為此,老先生笑呵呵地自嘲說:“我自己的的確確成為了一個符號,雕塑家也成了‘表演藝術家’了。”現在,老先生外出奔波的時候越來越少了,但他獎掖后學的古道熱腸,那種憤世嫉俗的老憤青精神,仍在口口相傳。

“藝術是苦悶的象征”

美術報:藝術家、教育家、社會活動家,您喜歡哪個稱呼?

潘鶴:每樣東西,我都隨遇而安。沒什么所謂。一個人不能選擇太多,這樣很容易患得患失。所以,不選擇就隨遇而安,逆來順受也行,怎么樣都行。太陽下山,明天照樣從頭來過,像過河一樣,摸著石頭過去就行,不需要計算這一步行多少分鐘,下一步行多長時間。當然,大事就需要當機立斷了。

美術報:在您看來,大師可不可以培養?

潘鶴:我覺得藝術跟科學不同,藝術是一種感性的事物,科學是理性的。如果完全是憑借理性去學習藝術,是很難有成就的。藝術是一種感覺,感覺是天生的,是天賦。所以,很多有成就的藝術家小時候都是窮困潦倒,都是饑寒交迫,痛苦不堪的。所以,我一直都說,藝術是苦悶的象征。很多偉大的文學家都是苦悶的象征。那時候知識都是從紙袋里面來的,以前沒有舊報紙,沒有塑料袋,只有在一些富人逃難走了之后,入屋偷東西的人把屋內剩下的一些書本拿出來,按重量來賣給商鋪,而商鋪則用其中的紙張來包東西,我的學問主要就來自這里,就不像現在讀書,拿著本詞典,聽著大教授講課,這種經歷我從來都沒有試過。

美術報:藝術創作需要技巧嗎?

潘鶴:藝術創作有了感情,技巧才有用,等有話要講,有感情去發泄,是動力,是電力,需要講的時候,就需要借助技巧,無感情,只有技巧是沒用的,先學手段再培養感情怎么可能呢?現在很多人就弄虛作假。藝術不同于科學,科學需要很細致的,藝術則是感情,需要感動人。如果連自己都沒有感動,怎樣去感動別人?現在很多都是功利主義,很多藝術家都不是為藝術來的,完全就為了錢。以前學藝術就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現在就不是了,個個都以為做藝術家有很多收入,一幅畫價格上億。這樣的目的去學藝術,怎么行呢?現在很多人不是為人民服務,而是為人民幣服務,這當然“弊”啦。

美術報:您對藝術市場的收藏火熱現象如何看待?

潘鶴:目前藝術收藏很火熱,這是一種動力的表現。現在炒買書畫已經成為了一種主流,關鍵在于方向如何。

創作,永無止境

美術報:在眾多創作的作品中,哪一些是您的?

潘鶴:幸運的是,社會都很信任我,通過各種途徑找我做雕塑,我都登記下來。我考慮他們是不是真心實意找我的,他們委托的內容,是不是值得我做的題材。所以,這樣下來,基本接下來的那些,都是自己感興趣的,可以做的。我有個特點就是,解放前從不為“偽政府”做事,解放后從不為私人做事,除非有些人做慈善,為公益事業,或者有了錢有孝心,為父母做像這些。其他不感動我的話,我就不會接的了。

我創作上很有意思的一點是,每一件都沒做完就交卷了。這也是一種自我完善的過程,如果認為了,意味著才華到此為止。

美術報:畫家黃少強先生對您的影響有多大?

潘鶴:我當時跟了他5個星期,他就去世了。不過他對我影響很大,他不是把藝術作為生存的手段,而是當作為人民服務的手段,哪怕傾家蕩產都要游歷,認識社會,認識生活,用自己的藝術描寫人民的疾苦。所以,藝術是不需要考慮技巧的,主要是藝術家的人格,有人格自然有風格。在這方面,他對我的影響很大,他說藝術很難為人謀生,只能為人民作出貢獻,這些思想對我的影響都很大。

美術報:您一向被認為是中國城市雕塑文化的開創者。您早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提出城市雕塑理念的?

潘鶴:雕塑在范圍內走向室外是我和劉開渠發起的,初在廣東,后來蔓延至各地。我很早就開始做城市雕塑,《雕塑的主要出路在室外》這篇文章是1979年發表在廣州的報刊上,1981年《美術》雜志轉登,當時文章一發表立刻引起中國雕塑界的重視。實際上,這是一篇總結性文章,它總結我過去多年做城市雕塑的實踐與體會。“雕塑走向室外”這個觀點是在我擔任廣美雕塑系主任時(1977年)提出的,在那個年代基本沒有機會做大型的戶外雕塑。我特別崇拜米開朗基羅,他做的雕塑在幾前就在他的立足,我們那么強大,地方那么廣闊,居然沒有戶外雕塑,太不合理了。

美術報:近幾年,各地都加快了“城市雕塑”的建造節奏,很多城市的地標性廣場、建筑物或公園內都樹立了形式各樣的雕塑。但與此同時,人們對這些雕塑并不買賬,甚至大呼“雷人”。這種“奇觀”也得到了學術界的關注與批評。您如何看?

潘鶴:這點我曾經和劉開渠談過。當時北京有一條街的雕塑做得很差,劉開渠和我商量說要不要把街道兩旁那些雕塑全部拆掉,我說,還是不要拆,拆掉打擊不了不三不四的藝術家,只是打擊了官員的信心,以后不敢再做雕塑。但是他們照樣可以做雕塑,拆了北京的,他們可以去其他地方做(雕塑)。所以我對劉開渠說,我們提出城市雕塑,可能成為歷史的功臣;但現在看來,勞民傷財、污染城市的雕塑泛濫成災,我們反而成為歷史的罪人。垃圾明顯比多。

美術報:您如何看城市雕塑的價值?

潘鶴:城市里豎立起雕塑作品,本應該傳達真善美,提升城市的文化形象與市民的文化修養。但事實上,大大小小的城市雕塑污染了整座城市。太不像話,太氣人。亂七八糟,讓人受不了。僅僅從這一點看,就足以說明藝術界的混亂。

美術報:能否舉例說明城市雕塑亂象彰顯藝術界的混亂?

潘鶴:真善美是藝術家起碼的價值底線,其中,真是首要原則。而我們看到,很多藝術家早已喪失了對“真”、對“真誠”的追求。有人既然想做城市雕塑,不管這個題材是否打動了自己,就通過各種見不得人的途徑去爭取這個項目。


關鍵詞: 濟南匠心雕塑           

相關資訊 更多>>

濟南匠心雕塑藝術有限公司,專營 景觀雕塑 浮雕 不銹鋼雕塑 玻璃鋼雕塑 泥稿制作 電影游戲周邊 鑄銅雕塑 校園雕塑 等業務,有意向的客戶請咨詢我們,聯系電話:13256732789

CopyRight ? 版權所有: 濟南匠心雕塑藝術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 XML500万彩票 備案號:


掃一掃訪問移動端